煮魚的店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66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謝謝你! 讓我忘卻牙醫門診的恐懼(揪咪~)

2010/2/10 暗眠 ○○ 從小每個人都有自己害怕的一個角落 之於我是"牙醫診所" 成人之後我都盡量閃避"牙醫門診" 除非痛到在地上打滾,不然,我不會靠近牙醫半步 (上一次情非得已跪求牙醫...好像是高一的時候!?) 那你大概會問,難道之後都沒回診嗎? 當然有,只是次數很少 我也有自己一套方法 (1)我會買日本進口的高檔軟毛小炫頭牙刷來照顧自己的貝齒 (2)還有高興的時候用牙線棒"護理"一下齒縫 (3)並不定時使用漱口水 (以上都是非常不正確的態度,公佈家醜讓大家引以為借鏡!) ○○ 至於會再次踏入牙醫診所也是被念到自己都不好意思 我才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自己去預約牙醫門診 『不過是看個牙醫,弄得好像比去申請美國簽證還要慎重!』 ○○ 鋪成老半天,重點人物"惡煞"終於要出場了! 就在老娘踏著惶恐的步伐,前往牙醫診所的路上 眼前5秒鐘的行人號誌燈呼喚著我快速通過之際 一台深藍色的廂型車呼銷而過 駕駛從車窗露出一副"擋我路找死ㄚ"的眼神 本能反射形成語助詞SXXX的嘴型 車水馬龍之中我也被嚇得花容失色 眼前的義交伯伯則是一副習以為常地繼續指揮著交通 驚險走過《寶橋路+中興路口》 我一派輕鬆走在人行道上反覆練習著剛剛脫口而出的英文單子 SXXX! 此時一位穿著淺藍色襯衫但是扣子沒扣整齊的男子 在我背後叫我 "你,不要走!" ... ... 這不就是剛剛那位要買香腸的"青面ㄟ"嗎? 驚險過馬路之後,我的餘光有看到他將車子迅速停在轉角的香腸攤 我還以為他要去買烤香腸 這下子才知道他要"親門踏戶"來訓斥我 只看見他劈頭就用北京話講 『你剛剛罵我什麼? 你有膽再說一次!』 『再說一次ㄚ!現在就不敢講了哦~』 *此時搭配他的右手握拳揮動著, 但是這個弧度比小學生做體操還要小* 就這樣他反覆地訓問我剛剛罵他什麼 有種再講一次之類的白癡自問自答 (過了30秒) 由於人行道昏暗,怕死的我走回路口 站在義交伯伯的小黃旁邊壯膽 大概是義交伯伯見慣這種無賴 他和我兩個人一句話都沒說(我是有點嚇到,但一副嘻皮笑臉) 就讓這個衣衫不整的混球 自言自語了2分鐘(外加一些虛張聲勢的手勢) 寶橋路上待轉的機車騎士也在看這場戲要怎麼收尾? 大概是罵累了 "惡煞"脫口說 『你們兩個不要再演了!』 『有種再罵我一次!』 義交伯伯開口了 『車輛本來就要禮讓行人!』 音量有點薄弱 但至少讓我稍微平復一些 (我還可以安慰自己這社會還有一些"公平正義") 原本看牙醫的恐懼被這場突如其來的烏龍鬧劇覆蓋過去 步行到診所之前 我撥了電話給我的軍師(我哥) 把剛剛的鳥事跟他講一遍 (通話時我也是用餘光偷瞄後頭,怕那個惡煞偷偷跟蹤我!) 講完故事源委 我哥居然出奇招 以後遇到這種事就當場撥打給他(我哥) 假裝報案! (最好是我有這麼冷靜啦!) ○○ 大家不免好奇 後來故事的結尾到底如何? 就是"青面ㄟ"罵累就走了 邊走還要回頭再罵(根本就是俗辣一個!) 還要我跟義交伯伯不要演了!. (你以為這是電視實境秀哦!) 而我則是跟義交伯伯抱怨了兩句 『本來車輛就要禮讓行人』 『我也有依照號誌過馬路...』 『一個男人這麼沒風度,不講裡還想打人,缺~』 最後一句很多餘 其實是要緩和氣氛啦! 因為我覺得義交伯伯也很無奈 遇到這種無賴 加上我嘻皮笑臉罵不還口 ○○ 這件事讓我知道勇氣需要不定期鍛鍊 今晚我克服了牙醫的恐懼 也隨堂測驗了道路上的危機處理 後者好像不及格! 依照老哥的標準,我應該用警察嚇他 結論是: 《面對惡煞的危機處理》 將 《對牙醫門診的恐懼》 覆蓋過去了!!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